网亿28首页
        分享
        网亿28>>产经>>正文

        贾跃亭和许家印是怎么谈崩的?47页仲裁文书还原细节

        2018-11-21 14:09:21 澎湃新闻

        网亿28 www.rediffer.com   贾跃亭和许家印是怎么谈崩的?47页仲裁文书还原交锋细节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王启帆

          贾跃亭和许家印的这次反目,已经演绎成了一出连续剧。最新的剧情是,小股东起诉。

          11月15日,贾跃亭投资的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的约250名小股东——主要是获得股权激励的法拉第未来员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高等法院起诉恒大健康(00708.HK),指控恒大健康以及恒大两位高管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FF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用“现金饥饿”手段逼迫FF破产。

          对此,恒大健康11月18日晚间公告称,这批FF小股东无理控告公司、时颖以及时颖代表董事违反信托责任等法律责任,要求赔偿等济助。恒大健康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公司及时颖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在此之前,FF已经两次在香港国际仲裁庭递交仲裁申请,前一次是要求解除与恒大协议,剥夺恒大对FF的融资同意权,这被广泛解读为把恒大踢出局;后一次是解除恒大对FF资产的抵押权,以为FF寻找新的投资方铺平道路。

          近日,法拉第未来公布了要求美国加州法院执行香港国际仲裁庭紧急救济仲裁决定的法律文书,共计87页,其中包括香港国际仲裁庭作出的47页紧急救济仲裁书,仲裁书中披露了双方翻脸的背景与细节,并展现了双方在仲裁庭的交锋和仲裁员的一些分析判断。

          澎湃新闻记者从仲裁决定书了解到,恒大和贾跃亭的分歧,集中在贾跃亭和Smart King(时颖和原FF成立的合资公司,拥有FF的全部资产)是否满足7月份补充协议中的付款要求,包括贾跃亭股权转让及辞任董事(FF Principal Transfer Requirement和FF Principal Director Requirement),而贾跃亭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则是恒大提出上述要求的重要原因。

          贾跃亭认为,其已经在法律层面履行了转股和辞任的行为;而恒大则认为,贾跃亭在将股份转让给第三人后,仍对这些股份持有经济利益,至于辞任董事,恒大仍担心贾跃亭作为“影子董事”对公司仍施加影响,因此恒大判断Smart King和贾跃亭未能达到此前约定的付款条件,而这成为双方在仲裁庭激辩的关键。

          第一回合的结果已经出炉,10月25日,FF宣布紧急救济仲裁获得香港国际仲裁庭的批准,FF可有条件地开展5亿美元融资。

          但是,由于恒大将FF资产进行财产保全,FF无法开展债权融资。为此11月12日,FF宣布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11月7日,恒大宣布对贾跃亭做出全面反诉。

          透过香港国际仲裁庭作出的47页紧急救济仲裁书,我们可以看到贾跃亭和许家印反目的诸多细节。

          恒大投资FF:一场相互制衡的角力

          2014年,当时滞留在美国的贾跃亭向法拉第未来投资5亿美元,不过并未参与FF的经营管理。直到2017年7月,由于乐视体系债务问题,上海法院对贾跃亭及乐视系1.82亿美元资产进行冻结,当月,贾跃亭赴美,将FF作为自己他日东山再起的希望。

          但贾跃亭和乐视在国内的债务?;栽诜⒔?。2017年12月,贾跃亭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份仲裁文件还显示,由于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法拉第未来中国运营实体的外汇账户在中国被冻结。

          贾跃亭个人的资金链?;灿跋斓搅薋F。整个2017年,FF都在寻找A轮投资者,直到10月份,贾跃亭接到来自香港的电话,朋友介绍恒大对于投资FF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希望贾跃亭当晚就到香港进行融资谈判。

          恒大一开始借用时颖公司的名义对FF进行投资,并在2018年6月份全资收购了时颖。2017年11月,时颖公司同意以FF的44亿美元估值为基础,在未来数年里一共向FF支付20亿美元。2017年12月30日,时颖、贾跃亭和Smart King正式签署《收购协议》和《股东协议》。

          时颖对FF的投资被设计为倒三角形式:时颖和FF原股东合资成立Smart King,时颖公司在Smart King占股45%,贾跃亭控股的FF Top持有33%的股份,剩下22%的股份用于FF员工股权激励计划。Smart King全资拥有FF Global,意味着Smart King拥有FF业务100%的所有权。

          Smart King公司董事会由7名董事组成,其中5名由贾跃亭提名,剩下两个席位属于时颖。

          尽管时颖并非Smart King大股东,但对Smart King财务拥有极大影响,特别是对Smart King未来融资决策上有控制权,Smart King上市前引入新融资需取得时颖的同意。

          同时,被贾跃亭所看重的是恒大同意FF采用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这使得贾跃亭能够保持对FF的实际控制权。

          接近恒大的人士表示,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先付了3000万美元定金,解决了公司支付?;?,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但恒大同样也通过一系列条款《股权质押协议》《资产抵押协议》及《知识产权质押协议》,试图保证自己在FF中的利益。

          “虽然我们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妥协,估值也给出了极大的优惠,但我还是要非常感谢恒大在FF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奔衷就ぴ?1月12日的战略会上说。

          神秘的7月补充协议:贾跃亭须辞任董事、转让股权

          恒大和FF双方同意,20亿美元的投资款将分期支付,其中首笔8亿美元投资款已经在2018年5月25日发放完毕,下一笔打款时间原定是2019年2月,之后是每两个月支付1亿美元。

          首笔8亿美元很快用完。

          贾跃亭对此的解释是,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而且恒大多次承诺归还这两亿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

          恒大则称,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但不管怎么样,8亿美元提前烧光后,FF马上出现了资金缺口。2018年6月,FF预计在2018年8月至12月期间为完成FF 91车型的生产,仍需6.63亿美元的现金,于是FF向时颖提出提前支付下一笔投资金——这直接成为双方交恶的导火索。

          2017年7月,时颖公司与贾跃亭、Smart King签订了《修改补充协议》。时颖同意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7亿美元,其中3亿美元将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8年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9年1月31日支付。

          作为支付条件,时颖提出需要取得FF中国的控制权,由时颖来任命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将FF中国公司的名字加上恒大二字,即恒大法拉第未来。

          时颖还提出,希望改变贾跃亭对FF中国的控制权,为此,贾跃亭需要进行转股和辞职。根据FF Principal Transfer Requirement和FF Principal Director Requirement的要求,贾跃亭需在30天内将其持有的FF Peak(贾跃亭透过FF Peak持有FF Top股权,FF Top持有Smart King的股权)的股权转让给被认可的第三方,并向时颖提供相关证明,而且时颖表示,考虑到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的要求,贾跃亭不能再是FF的实际控制人,因此贾跃亭需辞任在Smart King副董事长等FF相关公司的董事职位被写进了《修改补充协议》。

          2018年7月26日,贾跃亭辞任了Founder TopCo, FF Top Holding Ltd, Smart King 的董事职位,和公司副董事长的职务,2018年7月28日,贾跃亭完成了将FF Peak股权转让给第三方,贾跃亭的朋友Lian Bossert,文件显示,贾跃亭的这部分持股价值高达14.8亿美元。

          仲裁文件中并未对Lian Bossert做更多的介绍,记者从LinkedIn上发现有一名名为Lian Bossert的女生,显示地址在加州洛杉矶,并掌握中文。

          2018年8月6日,时颖要求任命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为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Smart King做出了上述任命决定,FF中国也正式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

          上述事项完成后,贾跃亭仅保留着Smart King 及FF全球CEO的职位。

          但是,时颖没有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修改补充协议》中约定的3亿美元。2018年8月21日,Smart King的顾问律所Sidley Austin LLP致信时颖的顾问律师Baker McKenzie称,贾跃亭等已经完成《修改补充协议》的要求,并已经发送相关证明文件,并提议讨论一下“Season Smart为何尚未付款”,当时FF已经提供了所有要求的文件,并完成了恒大指派FF中国负责人的要求。

          2018年8月24日,Baker McKenzie回信称,“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贾跃亭卸任FF Top实际控股人”。

          Baker McKenzie的回信提出了3项顾虑:

          第一, 贾跃亭对FF持股受让人的财务状况和资金来源不清,令人怀疑贾跃亭仍为FF Top实际控股人。

          第二,因贾跃亭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2018年8月21日,广州市南沙区来信对贾跃亭是否还是FF中国实控人表示质疑,要求恒大法拉第未来进行确认和核实。时颖公司展示了一封来自广州南沙投资发展局的信件,信件中称,失信被执行人贾跃亭作为Smart king的全球CEO,这对法拉第未来在中国建立运营中心以及在广州南沙建厂均有负面的影响,因此南沙投资发展局建议股东考虑更换全球CEO的人选。

          第三,FF中国的外汇账户依旧处于冻结状态,尽管恒大几经努力,试图解冻FF中国的外汇账户,但金融机构对贾跃亭和FF还是有着诸多质疑。

          鉴于这三点,Baker McKenzie对《修改补充协议》中的股权转让的条款是否完成表示质疑,也因此认为时颖公司的支付条件未能得到满足。

          此后双方经过多次交涉。2018年8月27日,Smart King的代表律师表示,《修改补充协议》中股权转让及辞任董事的条款已经满足,并要求Season Smart立即支付3亿美元补充资金。 2018年8月30日,时颖公司律师Baker McKenzie再次回信,拒绝支付3亿美金,他表示时颖“对贾跃亭是否真的辞职充满怀疑,贾跃亭可能作为影子董事,在幕后操纵一切”。

          Smart King决定举行董事会来解决上述争端,2018年9月21日,Smart King召开董事会,7位董事全部出席,包括时颖两位董事夏海钧和彭建军,以及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董事会称,收到了其他财团的投资意向,在恒大拒绝向Smart King付款的情况下,应该投票决定是否接受外部融资,夏海钧和彭建军对此投出反对票,但议案依旧以5:2的多数通过。

          然而,时颖拥有Smart King的融资同意权,即在Smart King上市前,Smart King引入新融资需取得时颖的同意,这使得贾跃亭无法绕开恒大去引入新的投资方。

          “在经过多次与投资方的严正交涉和敦促之后,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承担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订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长达一百多页。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健康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我们不得不采取法律手段终止投资协议?!奔衷就ぴ?1月12日的战略会上说。

          10月3日,Smart King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对此,恒大做出回应称,FF原股东没有达到合约付款条件,还利用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操控合资公司?!拔饩鯢F中国面临的困境,双方于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焙愦蠓矫娴闹槿耸砍?,

          仲裁庭交锋

          贾跃亭和恒大的交锋,延伸至了香港国际仲裁庭。

          2018年10月5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指派Peter Thorp作为紧急仲裁的仲裁员。10月6日,仲裁员通过电话会议与当事双方讨论了听证程序。

          10月18日,听证会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举行。在听证会举行前,FF提交了一份新的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对FF的资产抵押权,使FF能够从第三方金融机构获得债务融资。这项新的申请曾在听证会上进行简短讨论,不过这一申请在10月22日被仲裁官拒绝,仲裁官认为这不属于此次仲裁事项,应该另行提出申请。

          Smart King在仲裁中的诉求是,允许进行7亿美元的融资,Smart King还同意融资时的估值不低于恒大旗下时颖公司在2017年11月投资时的估值,并同意?;ず愦蟮耐蹲世?,使恒大股份不至于被稀释。

          双方的辩论围绕Smart King和贾跃亭是否满足《补充协议》的付款要求而展开。

          贾跃亭自然认为其已经按照协议约定,将股份转让给了Lian Bossert,并提供了股份转让的证明,这满足了时颖公司要求贾跃亭将股份转让给第三方的要求。

          Smart King方面出示的证据是8月份Smart King的律师、时颖公司律师及FF负责全球资本和投资的总经理王佳伟(Jerry Wang)之间的往来邮件。

          Smart king方面向时颖公司律师发送邮件称,贾跃亭已经不再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邮件中还提供了相关的证明,Smart King的律师还询问时颖公司律师,是否已经查阅过了所有的文件并确认不需要另外的文件进行证明,时颖律师回应称,这些已经可以了。

          据此,仲裁官认为上述表述证明双方已经就对贾跃亭转移股权事情得到一致认可,而且时颖公司及其律师没有提示FF方面提供更多的文件。

          但时颖公司坚持认为不满意贾跃亭的做法,并提出对Lian Bossert受让贾跃亭股权的资金来源的担心,时颖还表示,贾跃亭在将股转让后,仍有可能是FF的实际控制人,或者是影子董事“shadow director”。

          对于受让股份的资金来源,Smart King方面则表示,贾跃亭的持股价值14.8亿美元,没有哪家第三方能够在30天内拿出这么多钱,更别提让Bossert在两周内拿出,王佳伟作证称,恒大方面(包括彭建军、James Xia和Jmmy Wong)口头同意,如果找到一位非中国籍的第三方受让贾跃亭的持股,而且贾跃亭保持对这些股份的经济权益,这是可以接受,并满足股份转让要求(FF Principal Transfer Requirement),王佳伟还说,如果按照贾跃亭持股的实际价值来转让股份,在那个时候几乎不可能。

          至于对贾跃亭转让股份后仍为FF“影子董事”的说法,FF认为这一指控纯粹是基于推测,协议仅要求贾跃亭辞任相关公司董事职务以及董事会副主席,这些贾跃亭已经做到了,协议没有要求贾跃亭放弃在公司中的管理者角色。据此,Smart King认为,时颖公司否认FF Principal Transfer Requirement没有满足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Smart King还认为,时颖公司的做法仅仅是为其拒绝付款的行为进行合理化,用以获得FF中国的运营权及知识产权。

          不过,Smart King承认,在股份转让给第三方后,贾跃亭仍拥有对这些股份的经济利益。因此时颖公司要求Smart King证明贾跃亭不再是FF Peak的最终实际控制人,时颖公司认为,贾跃亭不再是FF实际控制人至关重要,这是为了满足政府和金融机构的要求,贾跃亭不仅应该将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还需要放弃这些股份所拥有的权益。因此时颖辩称从未确认Smart King相关协议已经达成满足,将彭建军任命称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也不意味着补充协议生效。

          时颖再次提出了来自广州南沙政府部门的信件,称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意味着中国政府、银行,特别是时颖希望大力发展业务的所在地广东来说,如果贾跃亭仍拥有Smart King和Smart King中国部分的控制,那么他们将对给予FF中国的支持有顾虑。

          接下来的讨论,围绕贾跃亭将股份转让后,是否依旧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是否只需要在法律层面将持股股权转让给第三方即可,还是是需要做到更多。

          仲裁员认为,按照恒大律师此前的表述,贾跃亭方面提供的转股文件是充分的,恒大律师的回应“这些就够了”,意味着Smart King无需再提供更多文件。

          至于贾跃亭转股后是否任为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仲裁员指出,“实际控制人”的中英文有所差别,在中文中实际控制人可以指实际控制的那个人,但在英文中,该词指的是拥有实际控制权的股东,因此仲裁员要求时颖方提供更多的证据。

          日前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批准了Smart King的紧急救助申请,Smart King获得有条件的5亿美元融资权,而上述全部仲裁的结果,将需要花费更长时间才能得出。

          濒临崩溃的FF

          而法拉第未来已经等不起了。

          法拉第未来的财务副总裁 Michael Agosta披露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显示,截至2018年9月26日,法拉第未来的银行账户里仅仅只有1819万美元,Agosta认为FF急需财务支持以维系运营。

          Agosta说,FF原计划在2018年12月开始生产FF91,并于2019年开始交付市场,不过由于恒大拒绝支付款项,上述时间规划被打破。Agosta认为,如果FF获得其他的资金支持,那么将有可能在2019年第三季度启动制造?;谏鲜龀率?,仲裁庭认为Smart King给出了较为充分的理由,即其面临的紧急情况,以及无法获得融资所面临的风险,因此仲裁庭批准了Smart King紧急救济申请。

          目前的FF,因极度资金紧张,已经从11月起采取了采用和停薪留职措施,目前700人的数量已经较FF过去上千人的规模减少了一半,多位核心高管离职。

          但贾跃亭似乎并不打算妥协。

          在11月12日举行的战略会上,贾跃亭给出了FF的融资计划: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 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初步计划在2020年正式在美国独立IPO。

          在贾跃亭看来,FF已经累计投入近20亿美元,净资产近5亿美元,供应商欠款仅为8000多万美元,“整体公司估值远远超过恒大去年底投资时的45亿美元左右的水平。目前仅仅是资金流动性出现暂时困难而已?!?/p>

          “仅靠单一投资人,不仅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反而对公司的长远发展造成了掣肘。我们必须吸取教训,绝不能重蹈覆辙?!奔衷就に?。

          虽然FF已经签约投行斯提夫尔(Stifel),并接待了多批投资人,但FF不论是股权融资还是资产融资,均受制于大股东恒大。按照贾跃亭的说法,恒大在对FF部分资产进行保全的基础上,进一步对FF全部资产进行保全,让FF短期内无法实现资产抵押贷款获得融资的目标——这或许是恒大制衡贾跃亭的底牌。

          双方的博弈还在继续,11月12日,FF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以期为FF融资铺平道路。贾跃亭还宣布,在FF91积累了足够的产品技术势能、品牌势能和变革势能之后,部分资源分配给FF81项目,并将FF 81生产从中国返回至美国。

          这一点可能继续“激怒”恒大,当然也是贾跃亭手中的砝码之一。在恒大的促成下,FF曾在广州南沙拍下一处建造用地,用于建造汽车工厂,原计划是用于生产FF81。南沙政府出让土地,设立了严格的出让条件,包括投资强度、进度等。如今FF南沙公司控制权被恒大拿去后,自然也需要为这一地块项目负责。

          不过恒大投资FF,从股价表现来看,仍可以说是赢家:截至11月16日,恒大健康前6个月的股价上涨了139.66%。

        (编辑:张猛)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亿28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8 www.rediff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网亿28官网 | 网亿28平台 |